洞察時事、搶佔先機

Trade Insights Topics

貿協給您最熱點的產業、市場資訊。
Updating on the hottest industry and market trends.          

決戰科技 新創機不可失

出自《經貿雙周刊》第555期

掌握科技趨勢、獲取創新能量以因應快速變化的環境並進行轉型,始終是產業永續的活水泉源,新創也因此成為各國經濟發展的重點。

特別是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蔓延加速社會各界全面數位轉型的後疫情時代,新興科技的運用更成為未來國家競爭力強弱的決勝關鍵。未來20 年將是全球科技創新
「噴式」高速發展的時期,加上美中貿易戰導致的全球供應鏈重整,以及新南向國家市場的崛起,臺灣新創有望乘勢而起,成為國際新創進入亞洲市場的樞紐。

    總論篇

    開展未來科技新興
    臺灣科技島 新創產業創造未來

    數位時代來臨,企業走向數位化,各種新興科技的開發,新創產業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臺灣人才濟濟、地理與歷史等都具有優勢,也十分適合往海外市場發展,積極拓展新創產業。

    2020 年9 月中旬,雲端資料倉儲公司Snowflake 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第一天,當日股價即竄升近112%,市值突破700 億美元, 幾乎是同年2 月完成最近一輪募資時125 億美元估值的5 倍。掛牌當日,知名商業雜誌《富比士》公布2020 年全球百大雲端新創排行榜,奪得冠軍寶座的便是Snowflake。在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席捲全球、企業數位轉型加速腳步、新興科技行情看漲的此時此刻,Snowflake 出師告捷,為新創產業預示了亮麗的未來。

     

     

     

    投資者挹注資金 新創才有未來

    能夠獲得全球首屈一指的客戶關係管理(CRM)平臺Salesforce 及「股神」巴菲特垂青並且重金投資,應該是Snowflake 本次能夠大奏凱歌的重要原因。類此「伯樂識千里馬」的戲碼也曾經在臺灣上演過:2016 年全球半導體設備大廠艾司摩爾(ASML)以總額新臺幣1,000 億元收購臺灣「股后」漢微科,創下當時臺灣企業被外商全資收購的最高金額。成功催生這個收購案的背後關鍵人物,則是漢民科技董事長黃民奇。「黃董事長在漢微科連年虧損的時期仍然不離不棄,始終鼎力支持,終於讓漢微科成功獲利並且揚眉吐氣。」台灣工研新創協會理事長高繼祖對這個收購案至今仍然津津樂道:「像漢民科技這樣的天使投資企業,臺灣應該要有100 家,甚至1,000 家, 臺灣新創才有未來。」

     

     

    圖說:在新南向國家市場,臺灣在歷史和地理位置上都極具優勢,有望成為國際新創進入亞太市場新樞紐。 圖為桃園航空城計畫。

    其實,與新創最息息相關的應該是創業投資(venture capital,簡稱VC),中華民國創業投資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邱德成回顧臺灣創投的發展歷程指出,1980 年代政府全力打造臺灣為「科技島」並推動創投產業,自1984 年創投產業伴隨臺灣經濟轉型,從傳統紡織、石化轉為全世界電腦、半導體產業的中樞。他說,臺灣創投資金曾經位居全球第二大,僅次於美國;臺灣資本市場約有30%、超過600 家上市櫃公司是因為有創投資金挹注而成功進入資本市場的。

    只可惜近年來,臺灣創投相較於全球卻日益式微。邱德成揭示,美國創投始終維持強勁的動能,美國矽谷依舊是全球菁英的薈萃之地; 中國大陸也學習早期臺灣透過政策推動的成功經驗,扶植創投大力發展移動互聯網等產業, 崛起之勢令人側目。反觀臺灣,卻因面臨募資及投資上的種種挑戰, 導致新興產業及創投呈現出「悶經濟」的態勢。2000 年後臺灣新創之所以悶悶不樂,除了取消投資創投公司可享投資抵減所得稅優惠的直接衝擊外,半導體及資通訊產業已經發展成熟卻沒有新的產業亮點出現也是主要原因。他說「沒錯,2000 年後也曾經出現光電、太陽能等被看好的產業, 因為中國大陸惡性補貼政策,造成產業環境劇變,許多投資者因為損失慘重而對創投與新創轉趨保守。」

    臺灣創投產業的消長 

    高繼祖根據「投資強度(創投投資金額占GDP 比例)」計算分析, 1999 年臺灣名列第三,以色列居冠,美國名列第二。當年臺灣的創投規模10 幾億美元,以色列約30 億美元,美國近500 億美元。1985至2000 年間,是臺灣創投最輝煌的時期。現在臺灣幾乎所有的上市、上櫃電子科技公司,例如台積電、聯發科,包括他自己創立的聯茂電子等,都是在那個時期創業的。當時的科技新創,80 % 有創投的支持,而且都是早期就投資。

    早期投資占創投總額高達40 % 至50 %。然而,2000 年後由於取消20%創投投資抵減,臺灣創投規模開始一落千丈,5 年內急劇縮減了50%,到現在的規模約4 到6 億美元左右。反觀以色列,同期間已經增加到60 億美元,美國約1,000 億美元,兩者均是20 年前的兩倍左右。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20 幾年前幾乎沒有創投產業,現在一年的投資規模大約30 億美元。現在的全球創投投資強度(創投金額/ GDP)排名,第一是以色列(2%), 第二是新加坡(1%),之後是中國大陸(0.7%)、美國(0.65%)、韓國(0.3%)、法國(0.2%)、歐洲及其他先進國家(0.1 ∼ 0.2%), 臺灣(約0.05 ∼ 0.1%)已經遠遠落到20 幾名。面對如此明顯的此消彼長,高繼祖不得不感嘆:「如果問我,臺灣什麼產業最慘?我的答案不是傳統產業,而是創投!」

    圖說:台灣工研新創協會理事長高繼祖指出,未來20 年將是有史以來全球科技創新的「井噴式」發展時期、美中貿易戰勢將導致的雙供應鏈全球布局、新南向國家市場的崛起、國際新創進入亞太市場新樞紐,是臺灣新創四大千載難逢的契機。

    圖說:中華民國創業投資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邱德成樂見臺灣政府及產業各界對新創的重視又開始復興,並鼓勵拓寬國際視野與涵養。

    四大契機 臺灣躍升新興樞紐 

    臺灣新創難道就沒有翻身的機會嗎?也未必然。高繼祖指出,現在有四大千載難逢的契機,第一是未來20 年將是有史以來全球科技創新的「井噴式」發展時期,其次是美中貿易戰勢將導致的雙供應鏈全球布局,第三是新南向國家市場的崛起,第四是臺灣有絕佳機會成為歐美新創進入亞太市場新樞紐。

    科技新創的高發展 

    首先是科技創新的「井噴式」發展。高繼祖以生物科技為例表示, 在預防醫學、精準醫療等領域,新興科技均取得了長足的突破,特別是因應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疫苗以史無前例的驚人速度進行開發,預計2021 年就可以成功面世,而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除了加速生物科技、基因工程、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5G、雲端等多元科技加速發展及應用,更加速了各行各業的數位轉型,預估未來20 年更有包括 自駕載具、新能源載具、新材料、循環經濟、智慧醫療、智慧製造、個人化教育、新興食物與農業科技等全方位創新科技的躍升,到處都可見到創新科技的應用,推陳出新的速度與密度「好比火山爆發,在同一時間井噴而出」。像這樣在同時間百花齊放的盛況,是過去人類科技發展史從所未見的。

    說到科技創新,邱德成馬上就如數家珍舉出許多實際案例。例如提供中小型電商開店工具的Shopify, 目前市值已經超過1,300 億美元,而臺灣有91App 除了提供線上開店工具,更協助大量線下知名品牌進行線上與線下融合(Online-Merge- Offline,簡稱OMO)布局及發展, 產品布局深度甚至不輸Shopify,如果整個商業模式能夠成功複製到海外,必有不凡佳績;遠距教學方面, Hahow、Pressplay 等臺灣新創也都很有機會顛覆傳統教育模式;遠距醫療方面,許多醫療醫材新創業者提供不同載具及裝置,讓醫生能夠遠端取得病患生理資訊;至於串流遊戲、AR/VR 則是搭配5G 環境建置,包括Ubitus 等臺灣新創也是出手不凡。

    供應鏈改變 臺灣新創的利基

    其次是美中貿易戰,美國正「去中國化」, 中國大陸正「去美國化」。兩強分道揚鑣後,「雙供應鏈」呼之欲出,既是Apple 也是華為兩大供應鏈主要上游供應者的臺灣,應該可以從中找出左右逢源的致勝利基。高繼祖解釋,美中兩強積極尋找替代來源,問題是應該找誰呢?日本嗎?成本這麼高!韓國嗎?三星又是Apple 的死對頭!

    縱觀全世界,臺灣在半導體、印刷電路板、被動零件、車用電子等領域都很強,本來就是Apple 和Tesla 許多零組件的供應來源,最有當仁不讓的機會。此外,半導體材料和設備等高科技產品通常必需先找到場域,經過實際驗證後,才能成功上市,在中國大陸急於另闢供應管道的緊迫需求下,提供臺灣產品及方案驗證場域的意願將因此提高,當然也是臺灣新創難得的機會。

    至於新南向國家市場的崛起,臺灣在歷史和地理位置上都極具優勢。邱德成表示,臺灣位於東亞的中心,可以輻射到中國大陸、日本、東南亞等主要城市,更何況臺商在東南亞布局歷史已相當久,根已紮得很深。至於南亞的印度,其軟體實力可以和臺灣的硬體互補,相得益彰,創造雙贏。臺灣可以鏈結到的國際資源其實相當多,只要輔以系統性、全面性的布局,必能有一番作為。他坦承,「臺灣比東南亞具有資本及技術優勢,我們團隊到東南亞投資,成功在臺灣掛牌的機率非常高。再者,新加坡的主權基金都來投資臺灣的科技公司了,反過來臺灣為什麼不能創投、新創、政府一起合作去耕耘東南亞,借助當地資源,發展通路、品牌?」

    高繼祖以泰國為例指出,目前泰國的人均GDP 大約是8,000 美元, 相當於1990 年時的臺灣。鑑於1990 年代是臺灣新創發展的黃金時期,據此推論,泰國也將邁入新創的快速成長期。其他市場還包括馬來西亞、越南、印尼等,儘管這些市場彼此間的語言、文化、風俗習慣不同,但當地製造、醫療、農業、物流、電商、觀光旅遊等亟需新興技術來進行產業升級, 又有許多在地華商企業提供很好的人脈網絡, 臺灣科技創新產品及服務,具有比日本及歐美性價比高的絕對優勢,在這個市場有非常好的機會。最後由於臺灣在智財保護、科技人才、製造業及醫療水準在亞太國家均有相對優勢,具有吸引歐美國家新創成為進入亞太市場之新興樞紐中心絕佳機會。

     

    資金不足 新創難以生存

    有契機,當然也有相應的挑戰, 第一個挑戰首推資金不足。眼見現在臺灣創投規模竟然不到20 年前一半的慘狀,高繼祖深表感慨,如果按照投資力道來分析,要維持20 年前的水準,既然臺灣GDP 已經增加了1 倍,照理說創投規模也應該要相應成長1 倍才是。更令人憂心的是,早期投資衰退得更嚴重,其衰退幅度竟然高達80%之譜。

    「資本力對於新創來說,真的太重要了!」高繼祖不厭其煩地強調:「舉例來說,臺灣一家新創公司的技術也許在剛開始時領先新加坡、以色列、美國矽谷、倫敦、中國大陸等地的同類新創,只可惜因為集資速度跟不上,沒辦法迅速擴張,3 年或5 年後,就開始落後了。」

    講究軟硬整合的今天,客戶一旦採用了某項技術或服務,相對黏著度相當高,也就是說,市場大餅瓜分大勢底定後,新進者要取代原有供應商相當不容易,這就是為什麼在新技術剛萌芽的階段,新創公司即使初期虧錢也要積極行銷,迅速擴張市場版圖。誰圈的市場版圖愈快、愈多,誰的勝算就愈高。高繼祖說,Snowflake 就是近在眼前的最好例證。以色列新創的募資能力也是一流, 在美國Nasdaq 掛牌就有100 多家!能在Nasdaq 掛牌,除了國際募資能見度高外,更有建立新創企業國際品牌形象的效果,有了資金與品牌的加持,才有擴張市場的本錢。

    臺灣可以從以色列政府吸引國際創投,成功推動新創政策並鼓勵跨境創投基金, 以及以色列優質新創透過國際資本市場成功出場的作法,學習到很多寶貴經驗。建議政府提供國發基金更多的長期投資財務資源,與國內創投併肩推動跨境創投基金(也可成為做新創外交新模式),投入政府推動之六大戰略產業及前瞻科技,同時建議深化與國際資本市場如Nasdaq 在臺灣合作,成立臺灣國際創業板,參考美國、倫敦、香港、北歐新創公司上市及交易條件,吸引亞太優質新創來臺掛牌及募資,期許共同努力在2030年前,打造臺灣成為亞太創新創業中心之願景。

    內需市場小 向海外擴張

    第二個挑戰是國際化能力有待加強。邱德成表示,臺灣市場規模小, 往海外市場發展是必然之路。他鼓勵新創公司,在公司成立的「Day 1 」, 就要有面向世界的規畫和布局。臺灣擁有優質的人力( 軟硬體及設計人才)及產業基礎(半導體及資通訊產業),本土市場又是很好的「Demo Site」,但要獲得創投的青睞,不能只是窩在臺灣,必須勇敢邁出大步,面向國際。

    更何況,現今的創業生態已經從過去的「供應鏈創業」轉換成「生態圈創業」。高繼祖比較這兩種創業情勢分析,「供應鏈創業」的上游供應商只需面對下游少數幾家客戶,比較單純;「生態圈創業」則必須跨域、跨業、跨界整合,牽涉的層面非常廣。如何結合來自世界各地的各方資源共榮共利,造就一個有機成長的跨境生態系,已經是國際大勢。這個時候,新創業者的國際視野和涵養就愈發重要了。

    提供多元出場管道 提高臺灣能見度

    「出場困難」則是臺灣新創的第三項挑戰,也就是如何讓新創企業盡早上市、上櫃或被併購。高繼祖表示,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美國新創快的話5 年內上市或被併購,慢的話8 至10 年; 10 年後還沒辦法「出場」,前途就很辛苦了。畢竟,新創沒有IPO, 沒有被併購,創投投資的錢就沒辦法回收,無法再加碼投資,回過頭來再限縮創投規模及新創的募資來源,最終形成惡性循環。

     

    針對以上三大挑戰,邱德成樂見臺灣政府及產業各界對新創的重視又開始復興了,對於證券交易所已開始規劃新創板塊也深表贊同。有了新創版,可以給予新創公司更多元的出場管道,提高臺灣新創國際能見度。他舉例說,臺灣近年來在完備的風險預告及合適的監理機制下,開放尚無營收獲利的生技公司上市櫃,刺激創投積極投資生技產業,進而加速了生技產業的蓬勃發展。同理,對於其他處於高速成長階段但尚未營利的新創公司,也應該比照辦理。要知道,資本市場是一個國家創新實力的象徵。舉例來說,美國擁有全球最開放的資本市場,也孕育出全球最強的新創如矽谷科技巨頭。臺灣資本市場可以借鑒美國,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協助產業升級轉型。

    此外,臺灣的銀行和保險公司擁有極為可觀的資金,應該做更好的運用。邱德成指出,銀行和保險公司過去都是買賣海外公債等偏向保本的投資,甚至大量民間資金也都投資在美國股市,或是海外基金配置。這些大量的閒置資金,只要挪出1%至3%協助臺灣投資未來,其所產生的效益不容小覷。

    建立當地據點 強化企業鏈結

    鑑於臺灣新創多是中小型企業, 高繼祖建議大家彼此合作甚至合併,才能發揮團隊戰力,此同時還應該加強國際鏈結,例如引進國際創投, 與海外企業合作, 直接到海外設立據點。例如東南亞市場, 建議可以和當地的企業合作(Joint Venture,簡稱JV),他說,「不是只有傳統產業才可以跟他們JV,新創也可以。臺灣新創可以提供技術, 東南亞當地領導企業可以負責經營管理與市場行銷。」

    當然,政府也應該正視臺灣創投產業衰弱20 年的事實了。邱德成建議,首先可以恢復投資創投公司可享投資抵減所得稅的優惠,其次是規劃中的新創版進入門檻也不宜過高,參與對象資格不應太嚴。「其實,現在臺灣投資大眾的產業知識其實也相當豐富,甚至相當專業, 對於投資的風險也相當清楚,他們的能力不能低估,不能剝奪他們的投資機會。你怎麼知道,這家新創不會成為未來的Google ?」

    高繼祖相信,透過良好的IPO 機制,可以讓國內外創投重視臺灣,讓臺灣成為亞太甚至是世界的創業中心。邱德成則希望活絡投資後,臺灣未來可以出現更多的台積電。

    當期專題

    決戰科技 新創機不可失

    看見需求
    企業主的堅持與投入

    科技日新月異,許多臺灣的創業者透過科技為生活中的需求做出改善,尋求最佳的解決方式,並將方案積極上市,本篇採訪不同類型的創業菁英,分享他們的創業故事。

    科技日新月異,許多臺灣的創業者透過科技為生活中的需求做出改善,尋求最佳的解決方式,並將方案積極上市,本篇採訪不同類型的創業菁英,分享他們的創業故事。

    科技日新月異,許多臺灣的創業者透過科技為生活中的需求做出改善,尋求最佳的解決方式,並將方案積極上市,本篇採訪不同類型的創業菁英,分享他們的創業故事。

    創造交流
    讓世界看見臺灣的可能

    臺灣在COMPUTEX 的InnoVEX 展區及台灣創新技術博覽會中表現優異,也獲得四大創新國家之一的認可,足見臺灣新創的高能量。此外,政府也積極培育人才、扶植團隊。

    臺灣在COMPUTEX 的InnoVEX 展區及台灣創新技術博覽會中表現優異,也獲得四大創新國家之一的認可,足見臺灣新創的高能量。此外,政府也積極培育人才、扶植團隊。

    創新技術應用替顧客帶來全新的消費體驗,智慧化與數位化驅動智慧零售持續革新,在搶搭智慧零售浪潮的同時,業者應以顧客為核心,善用軟體技術,優化服務體驗鏈,掌握會員經濟。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前期專題

    智慧醫療 台灣啟航

    數位浪潮
    迎向智慧零售

    數位印度

    智慧交通

    全球瘋5G
    台灣搶商機